首页 > 冷门知识 > 关键词:简析荣格  日期:2022-06-26 01:12:02

荣格的学生时代-简析荣格

学生时代

1895年荣格为巴塞尔大学所录龋他决定学习自然科学和医学,与其说这是由他的阅读兴趣所决定的,倒不如说这是由他的梦所决定的,这正是他的特性。大学生活似乎对他产生了一种解放性的影响,而他的父亲在54岁时过早的去世也起到了同样的作用,当时荣格只有21岁。(他的母亲阴郁地评说道:“他的死对你来说真是及时。”)“现在我开始对所有的事物都表现出极大的兴趣。我知道我想要什么并且去求取它。我也明显变得更容易接近和交往了”(《回忆、梦、反思》,第93页)。

荣格从赫拉克利特那里所借用的一个观念对他具有至关重要的影响:这个观念就是,所有的实体都有一种转变为其对立物的先天倾向。赫拉克利特把这种倾向称为enantiodromia(字面的意思是“与……背道而驰”)。荣格相信这是所有动力体系的特点,并且把人类的家庭视为一个典型的例子:随着孩子长大成人,他们表现出一种倾向,即要在他们自己的生活中补偿父母的缺点。这种倾向在荣格自己身上表现得特别明显,他的生活在很多方面可以被理解为力图补偿他父亲的缺陷。

保罗·荣格在精神上缺乏自信力,在智识上没有好奇心,倾向于接受教条,在情感上表现出不成熟的征象,并且逃避生活中的主要问题;与他相反,卡尔却表现出精神上的勇气和智识上的严密性,无论在哪里遇到教条他都会加以抗拒,他毕生致力于完善人格发展的方法,倾向于直面所有重大的问题,即便是在这样做会招致不受欢迎或不被认可的时候。

同样是这种补偿倾向使他成为一个终生信奉神秘直觉的人(gnostic;在希腊文中写作gnostikos,意指“有灵知的人”)——一个致力于通过直接体验和个人启示来认识精神现实的人。正是这种对神秘直觉的探求,才使他极其重视自己的梦、幻想和幻觉,使他试图通过研究文学、哲学和宗教来理解它们,并且最终使他把精神病学作为自己的职业生涯。

在他开始了在巴塞尔大学的学习之后不久,他做了一个至关重要的梦。他梦见那是一个夜晚,他在浓雾中顶着强风艰难地前行,他的双手紧拢着一簇微弱的灯火,火苗随时都有熄灭的危险。他觉得后面有什么东西,于是就往后瞥了一眼,看见身后跟着一个巨大的黑影。他心里害怕极了,但他知道,只要他能够使这一小簇灯火在黑夜和狂风中保持闪烁,他就会安然无恙。他说:“当我醒来的时候,我立刻认识到,这一黑影就是‘布罗肯幻象’,是我自己在旋动的浓雾中留下的影子,因我携带的那簇灯火所造成。我还知道,这一小簇灯火就是我的意识,我所拥有的唯一光亮。我自己的思维能力是我所拥有的唯一财富,也是最伟大的财富”(《回忆、梦、反思》,第93页)。

他在学生时代就明显地表现出要致力于钻研学问——他终生保持了这种献身精神,其结果是,他在最短的时间内就具备了合格条件。他从社会隔绝中摆脱出来,加入了瑞士学生佐芬吉亚协会的巴塞尔分会,并开始发现他能够通过他的观点的力量和独创性来影响人们。具有重要意义的是,他向协会提交的第一篇论文的题目是“论精密科学的局限性”,在这篇论文中他攻击了科学家们缺乏弹性的唯物主义。在后来的一次演讲中,他提出,灵魂虽然是非物质的并且存在于空间和时间之外,但却应该是可以通过对催眠术、梦游症和灵媒交流等现象的研究进行实证调查的。他的论文演说吸引了大批听众,并且引起了热烈的讨论。

他决心要对自己的观点进行检验,于是在他还是一个大学生的时候,他就开始参加一个年轻灵媒的降神会并将其记录下来,这个年轻的灵媒也是他的一个表妹,海伦妮·普赖斯威尔克(Hélène Preiswerk)。他在两年多的时间里所收集的那些细致详尽的观察材料,形成了其博士论文《论所谓神秘现象的心理学和病理学》的基础,这篇论文是于1902年在巴塞尔大学提交的。

他探讨这个问题的方法是受西奥多·弗卢努瓦(Theodore Flournoy,1854—1920)的一项早期研究的影响,这项研究的对象是一个名叫凯瑟琳·马勒(Catherine Muller)的灵媒(她的化名海伦·史密斯[Helen Smith]更为人所熟知);她在所谓鬼魂附体状态下,详尽地讲述她数个前世的生活。弗卢努瓦得出的结论是,她所讲述的是“一些阈下想象的传奇故事”,它们是潜意识心灵有创作神话故事的力量的证据。

他的表妹所做的表演有两个方面给荣格留下了特别深刻的印象。其一是,她的“灵魂”在她看来似乎是那么真实:“我看见它们就在我面前,”她告诉他,“我能够触摸到它们,我向它们讲述我希望讲述的一切,就像我对你讲话那么自然。它们一定是真实的”(《荣格全集》第1卷,第43自然段)。其二是,当海伦妮处于鬼魂附体状态时,出现了一个相当不同的、更高贵的人格。她的“控制”灵魂——她说自己的名字叫“伊文斯”——以一种非常标准的高地德语讲话,而不是海伦妮惯常使用的巴塞尔方言。荣格得出结论认为,“伊文斯”是在海伦妮的潜意识中发展起来的成熟的成人人格。降神会提供了这一发展据以进行的一种手段。

对荣格来说,这项研究的重要性要远大于他由此而获得的博士学位。我们从中能够发现两个观点的起源,这两个观点其后将成为分析心理学实践的核心:(1)在潜意识精神中存在的部分人格或“情结”能够以鬼魂附体、梦和幻觉等形式人格化地表现出来;(2)真正的人格发展是在潜意识层面上进行的。

这些观点反过来又产生了(1)一种治疗技术(积极想象[active imagination])和(2)一个目的论概念(体化[individuation]):这个概念的意思是,个人发展的目标是整体性(wholeness),即是说,要成为一个人的环境所允许的最为完满的人。我们将在后文回到这些问题上来。

在他的医学学习即将结束的时候,他读到了克拉夫特-埃宾(Krafft-Ebing)的《精神病学教科书》,这促使荣格作出了要当一名精神病学家的决定。这的序言对他产生了如此重大的影响,以至他的心开始剧烈地跳动,他不得不站起身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使他感到兴奋的是,克拉夫特-埃宾把精神病(例如精神分裂症和严重的躁狂——抑郁症等主要的心理疾病,患上这些疾病时患者的理智被剥夺了)描述为“人格疾脖,而且他声称,关于精神病学的书籍势必打上主观的烙樱

荣格告诉我们,“在一道启示的闪光中”,他把精神病学视为唯一可能的职业:“这本身就使我的两种兴趣汇聚到一起,在一条联合的溪流中挖掘它们自己的河床。这就是生物学和精神事实所共有的实证领域,我曾到处寻找,但却在哪里也找不到。终于我在这里找到了自然和精神的碰撞成为现实的地方”(《回忆、梦、反思》,第111页)。

以上是17辞职网为大家整理的“荣格的学生时代-简析荣格”,如您想了解更多关于“简析荣格”的信息,欢迎访问www.17cizhi.com查看更多相关信息。

转载请注明:http://www.17cizhi.com/zhishi/510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