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冷门知识 > 关键词:冷门知识  日期:2021-07-10 23:17:07

从化学角度分析现代化战争

现在,让我们从化学角度分析一下现代化战争。

苏T-34中型坦克

(Anton Starikov ?123RF.com.cn)

坦克部队进行战斗了,这时候装甲钢的品质会对战斗胜利有很大的影响。铬、镍、锰、钼是增加装甲硬度的金属;轴、齿轮、履带是坦克的重要部分,它们的成分里含有钒、钨、钼、铌;坦克的保护色用的是添加了铅的铬原料;坦克上用的起偏振玻璃是用特制硼玻璃和碘化合物制成,可使坦克手不受敌方强烈探照灯的干扰而看到敌人。坦克上的次要零件是用硬铝和硅铝敏制造;品质较高的汽油、煤油、轻石油和从石油中炼出的最好的润滑油对坦克的活动力和速度有很大的作用,而溴化合物能促进燃料燃烧,一定程度上还可减少发动机的噪声。

大约有30种化学元素参与了装甲车的制造。但其实装甲车武器里所含的化学元素更多:榴霰弹和榴弹成分是锑和硫化锑;炮弹、炸弹、枪弹和机枪子弹带则用铅、锡、铜、铝和镍;爆炸用钢要很脆;炸药的成分很复杂,是用石油和煤提炼出的产物制成的。

坦克部队与装甲车部队发生冲突时,会有上万吨金属和不同物质参加,所有的指挥员、坦克手、装甲车手都在操纵大规模化学反应,这些反应的破坏力会达到很可怕的程度。有时候毁灭村镇的巨大浪涛的最大压力达到了每平方米105帕斯卡,可和炸弹爆炸时发出的空气波相比,却是不值一提的。哪一方的装甲结实,汽油辛烷值高,炸药破坏力强,哪一方便可占得优势。

装甲运兵车

子弹

我们再从化学角度看一下大都市遭受夜间空袭时的情形。

苏霍伊苏-22歼击轰炸机

(Stoyan Haytov ?123RF.com.cn)

轰炸机和驱逐机的联合编队在秋夜里飞行着——一些用硬铝和硅铝敏两种铝合金造的飞机总重量才几吨。后面跟着几架重型飞机,机身用含铬和镍的钢制成,焊接处是用最好的铌钢焊接的,很坚固;发动机上的重要部件是用铍青铜制造,其他部件则用琥珀金——镁和银、锌、铝的合金——制造。油箱里装的要么是特别好的轻石油,要么是最好最纯的汽油——辛烷值最高,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保证飞机的速度。

飞行员面前的驾驶盘上放着一张地图,图上蒙着一片云母制或特制的硼玻璃。许多仪表指针里因为含钍和镭的荧光物质发出浅绿色的光,机身下吊着炸弹和成串的燃烧弹,操纵杠杆就能很轻易地扔下这些炸弹,炸弹是用易爆炸的金属制成,里面的雷管装着雷汞,燃烧弹中装着铝、镁和氧化铁的粉末。

有时候发动机转得慢一些,有时候又开足马力前进,螺旋桨和发动机轰鸣的声音震动了房屋和玻璃。敌机投下照明弹,我们看到挂灯似的火光缓缓降落,先是碳、氯酸钾和钙盐的混合物燃烧放出红黄色的火焰。之后火光逐渐稳定,变成白色,这是镁粉在燃烧。这种镁粉和我们照相时用的一样,但是这里的镁粉里掺了一些钡盐,所以燃烧时带一点儿浅绿色。

城市的防御系统也很完善。许多充满氢气的防空气球飘在细钢索上,来预防敌机俯冲轰炸。重要地方的气球充的则是氦气。听音哨的士兵利用声波测远器探测敌机发动机的声音,即使隔着云雾也能判明敌机飞行的位置,接着就可用自动化装置迎着它放出红黄色星状闪光。闪光一下明,一下暗,是由多种强光物质制造的,里面的钙盐起着重要作用。

几十条探照灯的白光将漆黑的天空射透了好几千米。金、钯、银、铟4种金属反射出的耀眼光线罩住了敌机。探照灯泡里的碳中加了几种稀有金属的化合物,英国科学家将钍、锆和其他几种特别金属的化合物放在灯泡中,发出的光线可以射透伦敦的雾。

吊在敌机降落伞下的照明弹火光一过,是一阵烟雾。敌机在天空中盘旋出一个“8”字,选择好轰炸目标,然后从特制炮弹中放出一道钛盐或锡盐制成的烟雾,给轰炸机指明了俯冲区域。

这时,城市的守军已对敌机放的镁光发射出上千颗红色和红黄色曳光弹。曳光弹闪出鲜艳的颜色以妨碍敌机的视线。敌机飞行员无法在钙盐和锶盐闪亮的光线里辨清方向,只好将炸弹随便扔下。燃烧弹的弹壳是铝制的,壳里有铝粉和镁粉,还有特别的氧化剂,燃烧弹头部有雷汞制的雷管,有时候还在燃烧弹里加上沥青或石油之类的物质加快燃烧。按一下杠杆,炸弹就掉下去了。

监视敌机俯冲的高射炮“发言”了。榴霰弹和高射炮弹的碎片雨点般朝敌机飞去。脆的钢、锑以及由煤和石油为原料制造出来的炸药接连发生化学反应,发挥出它们巨大的破坏力量。爆炸这类反应,在千分之几秒内发生,伴随着激烈的振动和巨大的破坏力。

你瞧——高射炮弹打中目标了。敌机翅膀被打穿,这个笨重的东西连同剩下的炸弹一起掉了下来。油箱爆炸,没扔掉的炸弹也乱炸开来,好几吨重的轰炸机一下子就烧成了一堆破旧金属片。

“击落一架法西斯飞机。”——报纸上登着这样的简报。

“激烈的化学反应已经结束。”——化学语言这么说。

“对于法西斯的技术、有生力量和精神又是一次打击。”——这是广播电台的说法。

参加空战的元素有46种以上,占元素周期表的50%。

以上是我用化学语言描述的战争,但是战争不只是在战场上进行,后方所有的工业部门也要为军队服务。比如硫酸工厂,它们是炸药工业的主要部门。以前德国在莱茵河的威斯特伐里亚州有许多硫酸工厂,在它与波兰以前的国界线上也分散着很多的硫酸工厂。

硫酸工厂需要几十万吨含硫量很高的黄铁矿,还需要耐酸的特别建筑物,有铅造的,也有铌合金造的。耐酸的砖,纯净的石英原料,钒族或铂族金属制得灵敏催化剂——这些还只是复杂化工中的一小部分所需物质,没有这些物质是不能建一家硫酸工厂的。硫酸工业是化工上的战斗单位,它造出的硫酸可用来制造炸药,而硫酸工厂的废物里不仅能提取出光电管所需的硒,还可以炼出铜和金。

还有制造炮弹的工厂。钢块加工需要那些会“自行淬硬”的钨钢或钼钢制得的硬质工具。磨光炮弹上的重要部分需要最好的金刚砂和刚玉粉,最细的锡粉、铬粉或铁粉。炮弹上还需要镍、铜、青铜和铝合金。

炮弹制造需要替它准备好爆炸的原料,替它装好化合物“馅儿”。工厂则要不停地工作,要把炮弹、炸弹、地雷的弹壳加工精确,要把地雷撞针或定时信管安装正确,这些过程需要多少种物质啊!

相关知识:此为著者根据1940年的资料所写。

压强单位,简称帕,1帕=1牛顿/平方米。

以上是17辞职网为大家整理的“从化学角度分析现代化战争”,如您想了解更多关于“冷门知识”的信息,欢迎访问www.17cizhi.com查看更多相关信息。

转载请注明:http://www.17cizhi.com/zhishi/440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