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政治的几个基本动作

公司政治的几个基本动作

1、了解当权者的个人资讯。

一一到新的工作环境,你首先应该做的,是了解这个工作体系中真正掌提权力的人们。名单中除了拥有管理头衔的各级上司之外,还应包括一些职称不算响亮,却掌握特殊权力及资讯的“隐形掌权人士”,例如总经理的特别助理、老板的配偶、上司的秘书、工作团队中的非正式领柚等。深入地了解每个掌权者的个人资料,例如学历、家世背景、工作经验、在公司的升迁过程及重要贡献。

2、掌握当权者之“人脉网络”(派系)。

标出各个“点”之后,接下来,你该试着从“面”的方面来解读办公室的政治势力,也就是了解所谓的派系。

3、与当权者发展良好关系

除非你是不可多得的“天才型”员工,公司非得靠你才能活,否则,你多少得对掌权者以礼相待,维系良好关系(其实,即使是天才员工,以礼待人也该是起码的修养)。发展良好的关系,并不意味着你要口是心非地乱拍马屈,因为那样做很容易适得其反。

受访者:黄先生30岁 政府工作人员

我们一般是一个正职下面有好几个副职,这给我们这些下属人员办事带来了很多麻烦。

有一次我特别郁闷:明明是正职已经通过并安排下来的工作,但实施的时候,一位私下里不太服“头儿”的副职开始百般刁难,而另一位喜欢权力的副职又觉得与他管理的范围有关,开始“热心参与”。搞得我疲于应付他们俩,又不敢发作,有好几次,我都想对那个习难我的人说:“你们有矛盾关我屁事啊,有本事你当着‘头儿’的面去发嘛!”然后对那个“热心”的人说:“省省吧,有你什么事,正职都通过的事你还瞎补充什么!”但我不敢——他们都是上司,一个也得罪不得!

最后,不解内幕的正职有一天突然问我:“小黄啊,你办的事情到底怎么样了?怎么到现在还漫完成?”言语之中表现出了对我工作能力的质疑。我动了动嘴却还是觉得把他的那两个下属的“行为”就这样揪出来有些不妥(搞不好可能会树很多敌),只能含糊其词,“唔,快了,快了。”其实,我冤哪!上司神离,下属白忙。

受访者:吕华26岁 业务员

我们的主任很能干,大家都说当时他和另一部门的经理老陈一起竞争老总的时候有绝对优势,但老陈在背地里偷偷搞了鬼,最后是老陈成了陈总,我们主任还是主任。但就因为这个,他经常不服陈总的指挥,还在私下里对我们说:“他凭什么!我们公司有谁比我的业务多!我一个人就为公司拉来了几千万的业务!”

陈总知道他不好惹,也管不了他,就开始分化他的下属,想把他抽空,让他不再那么“狂”,于是我们经常被陈总亲自“照顾”,时间长了,有些人的“军心”就开始动摇,在一次私下的饭局上,一名业务员竞然真的“弃暗投明”了!我当时很惊讶,说实在的,主任虽然张狂,可对下属都很好,有时看有人没完成任务还会主动让出自己的小部分业务。

我左思右想,觉得不应该让主任就这样蒙在鼓里,就偷偷暗示主任有人“叛变”。但没想到被陈总他们觉察,于是他们散布谣言说其实真正“叛变”的是我!主任对我很伤心,可我更伤心!在向他表白我的无辜后,我决定离开那个是非之地。

受访者:阿强29岁 办公室主任

老总升调,他的位置就空缺下来。于是在新任命书没有下来的时候,两名备选人物开始暗自“较劲”。可怜的我就成了他们斗争的

“靶子”(我的部门是一个要害部门)。为方便,我把他们一个叫A,一个叫B。

平时,我们部门每月的工作总结报告都交给副总A看,但突然有一天,B到我这里来,让我把工作报告先交给他“过目”,毕竟比我大一级,我没有拒绝的权力。

可我拿给B后没几天,A就质问我这个月的报告为什么还没交给他?我解释说B让我先拿给他看一下。A立刻大发雷建:“谁让你把报告拿给他了?你自作哪门子主张?他有什么权力看报告?”

回来后我左右为难:到底应该听谁的?两个人都是我的上司,而且究竟谁会被任命当老总现在还是个未知数,现在两个人都用命令“压”我,我该怎么办?但A就此“认定”我已经“倒戈”于B,于是B后来打算给我报销差旅费时,A找了种种理由拒绝。我那个气呀:一个已经开始孤立我,另一个却没有能力“翠”住我。就因为这个,我开始消极怠工,对任何事都不积极,甚至已经写好了辞职信。幸运的是后来上面任命了另外一个人。据说A、B“落选”的原因是一个人心跟太小,而另一个太懦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