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之最 > 关键词:古代日本的思想与艺术  日期:2022-01-15 04:27:17

古代日本的思想与艺术-建筑

594年,推古天皇因崇信佛教,遂在全国大事兴建佛教寺庙。圣德太子更实践推古皇后的敕令,远至朝鲜聘请僧侣、建筑师、雕刻家、铸铜家、黏土塑模匠、泥水匠、镀金匠、瓦匠、织工以及其他各种技术人员。这种大规模的文化引进几乎是日本艺术的开始,因为日本本身的神道并不赞同装饰大的建筑,认为不该用形象以免误示了神。寺庙的建筑本质上大都与中国寺庙相同,只是更富于装饰与雕刻。寺庙的庄严牌坊或通道表示人的心灵的上升或接近神明;通道之木墙涂着鲜明的色彩,寺庙脊梁之上覆着闪闪夺目的瓦片,而在神殿与四周林木之间更筑以鼓塔。这些外国的艺术家所完成的最伟大之建筑是法隆寺(Horiuji)。该寺位于奈良附近,616年由圣德太子督建完成。整座寺庙均由木材建成,虽历经无数之地震,至今尚能保存,远比用石头造成的寺庙经久耐用。法隆寺实为建筑家的光荣,之后日本的寺庙建筑很少超越这座老寺庙的单纯与高贵,唯稍为晚期的奈良寺庙能与之媲美,法隆寺尤以金殿的均衡壮观闻名,堪称杰作。诚如美国建筑师、作家克拉蒙(Ralph Adams Cram)对奈良的建筑评价:“是亚洲最高贵的建筑。”

日本建筑的另一高潮是在足利幕府(Ashikaga shogunate)时期。足利义满为了使京都成为世上最美丽的城市,曾建立一座高达360英尺之高塔,并为其母后建立高仓宫殿(Takakura Palace),该宫殿光一座门即花了2万块黄金(约值15万美元),其富丽堂皇可见一斑。他更为其自己盖了一座花宫,所需款项高达500万美元。而金阁寺的金阁(Golden Pavilion of Kinkakuji)的宏伟建筑更是蔚为奇观。丰臣秀吉疲于和元朝忽必烈敌对,乃建“乐宫”(Palace of Pleasure)于桃山之上,但宫成后数年,其美梦又再次崩溃。我们可从拆下来修饰西本愿寺的天长门廊看出该宫殿的豪华壮观。其崇拜者都说:我们整天观赏该弯曲的门廊,亦看不完其美不胜收之处。狩野永德(Kano Yeitoku)对丰臣秀吉而言,就等于扮演了古希腊建筑家伊克蒂诺及菲迪亚斯的角色,但其建筑物缀饰的是威尼斯式的豪华壮丽而非雅典的含蓄沉静。如此富丽的装饰在日本甚至亚洲可谓前所未有。同时,在丰臣秀吉时代,大阪古城始具规模,有日本之匹兹堡之誉,其子即葬身于此。

德川家康喜爱哲学与文学,在艺术方面则较少建树。但他的孙子德川家光集聚日本的资源,在日光兴建一座东照宫以示纪念德川家康,这座神社在纪念个人的建筑方面,远东无出其右。东照宫在距东京约90英里的小丘上,沿途杉木林立,极其庄严,在其入口首先构建一座富丽可爱的阳明门,四周环绕小溪并架着神圣的小桥,中间则是一列壮丽的陵墓与庙宇建筑,装饰非常豪华,建筑结构则较弱,遍地闪耀着红色油漆,犹似万绿丛林中的红色铁丹。诚然,像日本这样每年一到春天即遍地开满红花的国家,可能比其他民族更需要以显明色彩来表示他们的精神。

日本因为地震频繁,因此其建筑很少称得上规模宏大,通常规模狭小,并避免用石头建筑以免被震毁。日本的居屋多为木造,其高度很少超过两层,其城市的居民或怕火灾,或因为政府的命令,在能力负担得起的情况下,则在木造屋上盖着瓦片。王公贵族因其建筑物无法向高发展,于是不管居宅建筑面积不得越240码的限制,均向地面发展。宫殿的建筑很少是单调一座,通常有一座主要建筑物接连数座次建筑物。一般民屋之餐厅、起居室或睡房并无明显区别,一个房间能供几种用途,席铺的地板上置一小桌,寝具卷藏隐蔽处,夜间则展开以供睡觉。滑动的格门与可移动的隔墙使房间能自由开启,格子式样的门窗能充分透露阳光与空气。隐蔽之处则以精致的竹帘作隔,窗户非常华丽。贫寒之家,夏天则门户大开享受阳光,冬天则门户紧闭点燃油灯以取暖。日本的建筑给人以一种生长于热带地区之外观,但其影响力极其深远,一直向北伸展到堪察加半岛(Kamchatka)。而在日本较南部地区的乡镇,这种脆弱与单纯的住宅可谓独具风格,为日本人提供了适当而理想的住屋。

以上是17辞职网为大家整理的“古代日本的思想与艺术-建筑”,如您想了解更多关于“古代日本的思想与艺术”的信息,欢迎访问www.17cizhi.com查看更多相关信息。

转载请注明:http://www.17cizhi.com/wenxuezhizhu/319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