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而不宣的第四套方案

秘而不宣的第四套方案

得到了尖耳朵两个星期以后提交报告的承诺,猪罗和河马定下心来,一个亲自跑到市场上抓销售,一个钻进研发部拼命给部下打气,要求新品加快研发步伐,肥猫公司就像一部高速运行的马达,进入了高成长期。

可是刚刚过了一个星期,肥猫突然又风风火火地赶了回来,他进了办公室,就立即给猪罗河马打电话:“开会,开会,接着开会,继续上次议题。”

辛苦工作的主管经理们不得不放下手里的工作,唉声叹气:“你说这算是怎么一回事?大家都在拼命工作,老板却一个劲地跟大家捣蛋,这活还怎么干?没法干了!”手中的事务一摔,拿起笔记本向会议室飞奔。

肥猫气定神闲地往正中一坐,大尾巴扑棱扑棱地摆动着,左河马右猪罗,这两个副总的脸色阴郁而沉重。看到最后一名主管走进来找地方坐下,肥猫开口了:“怎么样,你们也开过几次会了,沟通得应该差不多了吧?有眉目了没有?”

猪罗是常务副总,在这种情况下是一定要说话的,当即扫视了一下众狗,目光落在角落里的尖耳朵身上:

“现在我们的肥猫公司,可以说是已经处在生死关头上了,市场我和河总亲自下去了,危险呐,狗狗们,目前市场上的产品形态和消费者心态,已经发生了质的变化,总之一句话吧,竞争对手越来越强大,消费者越来越不买我们的帐,在这种情况下何去何从?是背水一战,还是苟且偷安?我们已经没有选择了,没有退路了。我们正处在肥猫的冬天!不能掉以轻心啊,狗狗们。尖耳朵,你起来先说一说,然后大家讨论讨论。”

尖耳朵拿爪子推了推鼻头,站了起来:“公司目前的处境,用不着我多说了,大家心里都有数,刚才猪总也已经说得很明白,是到了我们应该行动的时候了。关于这方面的考虑,我和猪总河总都有过沟通。”说着,尖耳朵拿起笔记本,问肥猫:“肥总,我可不可以去黑板前面讲,有些图表要画一画的。”

“去前面?”肥猫不高兴地摇了一下大尾巴:“你乐意去就去呗,谁拦着你了?”

尖耳朵高兴了,摇着尾巴颠颠地跑到最前面,在黑板上连画带写,提出了三套方案:

第一套:小做改革,整体架构不变,但部门职能有所调整。很明显,这种方式无补于企业的发展,整个方案不过是凑个数目而已。第二套:架构调整较大,将目前的职能部门砍掉1/3,职能相近或重叠的部门相互合并,公司的主管将削减1/4,管理狗数目总数将削减2/5。

第三套:彻底推倒公司的原有架构,依据公司业务流程重新建立高效精干的管理团队。这就意味着现有主管将有80%被扫地出门,绝大部分管理狗在肥猫公司所付出的努力就这样付之一炬。

尖耳朵的方案,把所有的主管经理都给吓坏了,会议室里一下子骚乱起来。肥猫沉下脸:“吵什么吵?有话大声说,大家都来讨论一下,究竟哪个方案更为合适,更符合实际情况。”

所有的主管经理都苦着一张狗脸,一声不吭,心里说不出的愤怒,但谁也不敢公开挑战肥猫。肥猫却一副不知情的模样:“说啊,有话大家就说出来,你们都不说,我们又怎么知道哪一套方案更具操作性?”

看大家还是不吭气,主持会议的猪罗沉不住气了:“大家都说一说,哈叭狗,你在公司做得最久,你先谈一谈。”

猪罗首先点哈叭狗,还真是选对了狗。

哈叭狗是眼看着尖耳朵这几年怎样折腾起来的,对尖耳朵的了解不亚于肥猫,别看尖耳朵一次摆出三套方案让大家来选择,从心理学上来说,大家肯定会被动的妥协,选择中间那一个方案。但是哈叭狗心里有数,尖耳朵这个家伙,诡计多端,他要推行的肯定是没有说出来的第四套方案,当年他哈叭狗,就是栽在尖耳朵的秘而不宣的第四套方案上。

于是哈叭狗当即假装认真地分析道:“我认为,这三套方案,都有其不妥之处,第一个方案太保守,第三个方案太激进,第二套方案虽然看起来较为中庸,但如果真要是操作起来的话,其操作性是十分可疑的。所以,我的想法是,管理要跟上,架构要调整,手段要整合,效率要提高,我们需要一套更合理的方案。”

哈叭狗一开口,众管理狗纷纷跟上,一致指责尖耳朵的三个方案均无可行性。但是肥猫却眯起眼睛,盯着哈叭狗看了半晌,都没有注意到大家在嚷嚷些什么。一个秘而不宣的事实是,对于这次公司管理架构如何调整,肥猫心里早已有了眉目,所以这样折腾不休,就是到时候方案一旦推出来让所有的狗无话可说,只能接受现实,消除隐患,从而把内耗降到最低点。

在肥猫心里的新管理架构上,根本没有哈叭狗的位置,但是这一次哈叭狗的发言,却让肥猫不得不重新估量他的价值。再细想一想,虽然尖耳朵是在跟哈叭狗长期斗争中打拼出来的,但这也应该看作是哈叭狗对尖耳朵的栽培,而且后来哈叭狗又跟尖耳朵言归于好,这不能不看作是哈叭狗的管理魅力,而后尖耳朵又培养了一只黑尾巴,要是这样算起来,等于是哈叭狗为公司培养了两条难得的好狗,这种能力…….这样一想,肥猫心里就哼了一声,对公司现在的管理狗进行了重新评估,瞄了瞄黑尾巴,没有作声。

肥猫的反应,看在狗力资源部经理的眼里,这条聪明的大狗当即笑吟吟地道:“好像差不多都发过言了吧?黑尾巴呢?就差你还没说话了。”

黑尾巴的管理技巧,可以说全是从尖耳朵那里学来的,当年尖耳朵大战哈叭狗的事情,他虽然来得晚,资料搜集得却极为充分,与哈叭狗同样知道存在着即将推行的第四套方案,当即微笑道:

“我的意见是,哈叭狗经理说得有道理,这三套方案,并不是不存在着可行性,问题在于它们的整合工作还没有进行,所以显得比较粗糙,但如果认真想一想的话,就会发现实际上这几套方案有其相通之处。眼下我们最重要的未必就是否定它,而是提炼出方案中尚不成熟的有价值部分,然后重新整合,相信这样一来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肥猫听了,俯身在猪罗的耳朵边上问道:“这个黑尾巴,来公司多久了?”

猪罗忙道:“这家伙来了两年了,别看他体型不大,尾巴尖又是黑的,却是公司目前最有发展潜力的狗,能力不亚于尖耳朵,素质不低于哈叭狗,这可是咱们公司有名的管理三剑客啊。”

肥猫肚子里咕噜咕噜两声,不再说话了。但就这一句话,猪罗也已经摸透了肥猫的心思,当即一拍桌子:“好啦,这次会议大家讨论的很热烈,可以说是畅所欲言了,综合大家的意见,基本上已经达成了共识,这一点是很难得的。现在我宣布,由尖耳朵,哈叭狗和黑尾巴成立一个小组,给你们三天时间,拿出一套整合性的合理方案来,你们几个,有没有信心?”

哈叭狗和黑尾巴相视一笑,而别的管理狗却大惑不解,不明白大家一起提反对意见,哈叭狗还是个反对派的鼻祖,怎么一眨眼的功夫,这两条狗就被委以重任。这只肥猫的选狗方式,到底有没有一个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