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耳朵被点将

尖耳朵被点将

正当尖耳朵悠哉优哉地享受他的管理成果的时候,肥猫公司的一个部门爆发了令肥猫恼火万丈的驱逐主管事件。

这个部门在肥猫公司中的作用非常重要,是肥猫公司利润的基本保证。部门中有两名老员工,一名是猪罗的猪罗,简称猪猪罗。一名是河马的河马,简称河河马。顾名思义,猪罗的猪罗猪猪罗是猪罗副总的亲信,河马的河马河河马是河马副总的支持者。这两名老员工都是肥猫公司中的业务骨干,早在肥猫公司壮大发展时期就由猪罗和河马招收了进来,并把他们安排在关键部门里。

十几年来,猪猪罗和河河马之间一直是客客气气温文尔雅,连脸红争吵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但这只是表面现象,两只动物从来没有停止过明争暗斗。他们在把本职工作做好之余,主要从事的娱乐就是给对方拆台,凡是跟随猪猪罗的动物,就会遭到河河马的暗算,被推入工作陷阱中摒弃出局,或是沦为垃圾员工。被怀疑为是河河马的支持者的动物,也会在突然之间接到狗力资源部的解聘通知。十几年来,这个部门已经成了新进员工的死亡之地,除了猪猪罗和河河马死命要保住的几个亲信之外,其余的动物在这里最长也干不过一年。除了员工频繁的更换之外,还有就是主管的狗选难以确定,猪猪罗和河河马争斗的就是这个主管的职位,但很明显的一件事是,这两只动物部门里缺一不可,提拔任何一个另一个都会以辞职相要胁,所以,狗力资源部只好谁也不提拔,而是想找一个能让猪猪罗和河河马都服从的主管。

但是这个主管却不好选,最初主管的狗选是从部门内部任命,但一出现这种情况,猪猪罗和河河马就会捐弃前嫌,携手一致地在工作中设置陷阱,将主管推进去。而且这些新任主管无论就其资历还是能力,都不如猪猪罗和河河马,难以服众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再后来就是从其他部门选调,开始时刚刚接到这个任命的动物都乐不可支地跑去报到,但很快,就会被猪猪罗和河河马联手推倒,垂头丧气地背着空空的行囊离开。时间长了,大家都躲着这个部门,生怕沾惹上是非。狗力资源部索性随这个部门去,就不设主管,由着猪猪罗与河河马他们闹腾。有趣的是,这个过程持续了好几年,部门的工作效率奇高,分析起来这种情况的出现也很正常,正因为大家都在努力向上奋斗,争取做上主管,所以才会拼命努力工作。

可是几年功夫下来,猪猪罗和河河马发现公司压根就没有任命他们做主管的意思,顿时就火了,也不知他们是否商量过,都开始协同一致地磨起洋工来,部门的效率迅速跌落到让公司无法容忍的地步。

肥猫把猪猪罗和河河马叫到办公室,一通训骂,骂过后将他们轰出去,然后肥猫拎着提包出差,临走之前吩咐狗力资源部经理和猪罗、河马两个副总开个小会,想个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小会议室里,狗力资源部经理愁得狗脑袋起了一层皱纹,看着理也不理他的猪罗副总和河马副总,他唉声叹气地说:“这个事情真的好难办,难办就难办在猪猪罗和河河马彼此之间互不服气,提拔哪一个都只会带来负面效应。内部的员工能力明显不如他们,先后提拔的几个都被他们踢了出去,另外派狗去吧,也镇不住他们,真的非常难办。”

猪罗副总就说:“难办是难办,但不能让极个别的动物以技术特长来要胁公司,要是这样下去,还怎么得了?所以我的想法是,立即提拔猪猪罗,河河马如果有意见,让他跟我来说。”

“开什么玩笑?”河马副总一听就火了:“河河马工作勤奋努力,部门中的业绩至少百分之九十可以归结到他的领导能力上来,这么一种处置方法,无异于杀狗取狗宝,日后叫我们在员工面前还拿什么鼓励他们上进?所以嘛,应该提拔的是河河马而非猪猪罗,猪猪罗要是有想法,不以大局为重的话,让他来找我!”

狗力资源部经理愁得都快要哭出来了:“两位老总,你们别吵了好不好?要不干脆我去他们部门做经理算了。”

猪罗和河马听了就问:“你去?那狗力资源部的事儿谁管?"

狗力资源部经理道:“那我只好兼着了,没别的办法嘛。”

猪猪罗和河河马连连摇头:“你这个办法,我看悬——不过,还真没别的办法了。”

就这样,狗力资源部经理兼任了另一个部门经理。一段时间下来,狗力资源部经理使出了十八般武艺,还是降不住猪猪罗与河河马。无奈之下,狗力资源部经理跑到肥猫面前商量:“肥总啊,这样下去真不行啊,这两个家伙实在是太能捣蛋了,最让我生气的是你干什么他们心里都有数,让他们俩竞争赛马吧,他们就比着看谁干得最差,让他们俩把我拖得筋疲力尽不说,连狗力资源部的日常工作都顾不上了,你看现在全公司迟到早退的现象,唉,真是愁死狗啊。”

肥猫眨了眨眼睛:“你这个笨蛋,谁让你兼任部门经理的?怎么不叫尖耳朵去?”

“尖耳朵?”狗力资源部经理两眼一亮:“肥总,我是有过这个想法的,但我又怕尖耳朵处理不好这件工作,影响到他以后在公司的发展。”

“胡说八道,”肥猫训斥道:“连这件工作都处理不好,还说什么日后的发展?"

狗力资源部经理解释道:“肥总,我确实是这样想的,不希望因为这件工作的结果,影响到尖耳朵,你瞧猪猪罗和河河马那两个家伙,他们实在是太难管了,我们已经有好几个主管栽在了他们手里。”

肥猫不耐烦地说道:“别废话了,我心里有数。”

狗力资源部经理点了点头,先回去布置了一番,然后把尖耳朵叫过去谈话,开门见山就说道:“尖耳朵,公司决定,让你去猪猪罗和河河马的部门担任主管,你没什么想法吧?”

“什么?”尖耳朵一听,吓得嗖的一声跳了起来:“经理,我老爹病了,刚刚给我打了电话来,让我回去照顾一下,你看我正好要跟你请假,等我回来咱们再说行不行?”

“瞎说,”狗力资源部经理道:“尖耳朵你别跟我耍滑头,叫你来之前我们就跟你家里联系过了,你老爹前几年就去世了,你无非是想借这个功夫争取时间,好把你的部门弄得一团糟,搞一个围魏救赵,等到时候借口战略推进部离不开你,不去上任罢了。就你跟我学的那两手,还能瞒得过我去?”

尖耳朵一听,真是欲哭无泪:“经理啊,你真是算无遗策,太缺德了吧。"

狗力资源部经理快乐地摇着尾巴:“尖耳朵,你放心好了,我已经在肥猫面前替你说过情,绝不会因为这件工作的处理结果影响到你的前程,够意思了吧?就这你还不答应帮帮我?"

尖耳朵哭丧着狗脸:“现在求情管什么用,等到时候事情弄大了,需要一个替罪羔羊出来的时候,你们谁还记得这事?"

狗力资源部经理听了更加开心:“别废话了,说句实话,要是咱们公司还有谁能够降住猪猪罗和河河马这两个捣蛋鬼的话,也就咱们俩了,我这边实在顾不上,你就硬着头皮干吧,我给你全面的权力。”

尖耳朵一听,急忙问道:“那能不能别让猪罗副总和河马副总插手部门里的事?你要是能做到这一点,我马上就去。”

狗力资源部经理一听就火了:“胡说,要是那样的话还用得着你?别唆了,马上收拾一下,把工作交给黑尾巴,快去上任吧。”